无论您和您的公司身在何处,我们的精英团队都在您身边

他们均来自顶级券商、投行、全球四大和国内八大会所

资本运作项目阅历均超过10年

技术是最好的服务

我们只做

最懂资本的财务顾问

杀死 TikTok:扎克伯格社交帝国的阴暗面
来源:全景财经 | 作者:prob46c49 | 发布时间: 2020-08-03 | 7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TikTok的风波似乎要告一段落了。
8月1日晚间,路透社报道称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,微软等两家公司将进行接管。此前,这款来自中国的短视频社交应用,一直遭受来自美国政府和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的联合绞杀。
TikTok在全球范围内大受欢迎,但去年11月以来,美国政府开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其展开调查,尽管TikTok采取了多种方式“自证清白”,但特朗普还是多次威胁要进行封杀。据媒体报道,当地时间7月31日晚些时候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将尽快采取行动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。
TikTok被迫出售美国业务或许是Facebook乐于见到的。几天前,当Facebook、苹果、谷歌、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,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就极力甩锅TikTok来转移焦点。在听证会上,四家公司的CEO都被议员问及“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”, 只有扎克伯格言之凿凿的说:“这是毫无疑问的”。
这番表态彻底摧毁了扎克伯格“中国好女婿”的人设,在此之前,多数中国人对这位娶了华裔妻子的硅谷大公司创始人充满好感,他高调学习中文、频繁访问中国、在清华大学演讲、在天安门前晨跑……卖力塑造了一位对华友好的美国科技精英形象。
前后反差让人想起了电影《社交网络》的剧情,导演大卫·芬奇的这部传记片里,扎克伯格是一个性格冷漠、背信弃义的人,为了资本,背叛了几乎所有合伙人和朋友。扎克伯格曾否认这些电影情节,但他现在的表现似乎印证了电影的演绎。



扎克伯格一张涂满防晒霜的冲浪照近日引发热议
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·梅耶尔,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了扎克伯格此番表态的原因:“Facebook假借爱国主义之名,目标是让我们从美国消失。”
事实上,抹黑、抄袭等灰色手段,一直伴随着社交帝国Facebook的崛起。

FB帝国的阴暗面:复制、收购、杀死


Facebook目前的社交产品矩阵包括:Facebook、Messenger、Instagram、WhatsApp 以及Oculus。除了Facebook和Messenger,其余三款产品均来自收购。2012年,Facebook 花费12亿美元收购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,2014年2月耗资190亿美元收购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,一个月后,又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虚拟现实应用Oculus VR。
在产品定位上,Facebook 和 WhatsApp 为大众化应用,Instagram 主要面向年轻群体,Messenger曾推出面向儿童的版本,WhatsApp主打企业用户和支付功能,Oculus 则是仍处于探索阶段的VR应用。
从商业上来说,Facebook的巨资收购无疑是成功的,五款产品通过不同定位,实现了对细分人群的最大覆盖,构成了Facebook社交帝国的流量基础。不过,收购背后的抄袭文化,却并不光彩。
媒体报道,Facebook内部有一个被称为“早鸟”(early bird)的预警系统,该系统能识别来自小型初创公司的威胁,然后通过抄袭和收购的方式,摧毁潜在竞争对手。了解这一系统的人曾对媒体表示,“早鸟”直接促成了Facebook做出收购WhatsApp的决定, Facebook还利用它监控Houseparty等初创公司的一举一动。
扎克伯格对任何有可能颠覆Facebook的产品都异常敏感,甚至是那些刚刚起步的创业公司。扎克伯格曾在2017年的一次公司全员会上告诉员工,他们不应让自己的骄傲妨碍自己对用户的服务。
这逐渐演变成为Facebook团队内部的著名口号:“别因为自己的骄傲而不屑于去抄袭(Don’t be too proud to copy)。”
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几乎每年都会有美国科技媒体发出“Facebook又抄袭了”的报道。收购Instagram之前,Facebook曾抄袭做出Camera。Camera并不成功,扎克伯格有了收购Instagram的想法。
扎克伯格志在必得,他直接飞到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·希斯特罗姆所在城市展开谈判。美国反垄断委员会的文件显示,扎克伯格曾向凯文·希斯特罗姆施压,要求他接受Facebook最初提出的5亿美元收购要约。最终,Facebook付出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,而直到交易确认,Facebook 董事和Instagram早期投资者才获悉此事。
除了Instagram,Facebook还曾抄袭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,推出Poke、Slingshot、Bolt;抄袭地理位置服务应用Foursquare,推出Facebook Place;抄袭Twitter标签符号和信息流布局;抄袭视频应用Vine等等。
扎克伯格领导的Facebook还将“借鉴”目光放到了中国同行上。2012年3月,扎克伯格在向Facebook公司高层发送的一份邮件中,描述了人人网等中国公司如何开发出具备诸多功能的“干净而又完善”的应用,他要求团队想办法“以快得多的速度行动起来”。Facebook后来推出的多项功能都能看到上述“行动”的影子,其中就包括被认为致敬微信支付的Facebook Pay。
此次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,议员Pramila Jayapal拿着收集到的扎克伯格与员工之间的邮件记录,指控Facebook 不但有垄断行为,而且其垄断地位还是以威胁抄袭竞争对手、将其赶尽杀绝、最终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。
“核心的问题是,你们已经是一个足以垄断市场的强势公司,强到足以对任何竞争对手进行复制、收购和杀死。你威胁小的竞争对手,不断强化自己的实力,让你可以继续对更多的公司这样做。这种做法对于中小企业,对于创新是非常不利的。”
“扎克伯格先生,你们抄袭过多少竞争对手,你算过吗?”“你抄袭过的公司数量比5多还是少?”议员Pramila Jayapal问到。扎克伯格回答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。
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,扎克伯克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前提下,咬定TikTok窃取了Facebook技术,但事实似乎完全相反。
2018年底,Facebook推出了对标TikTok的 Lasso,失败后又推出了Reels,两款产品都是TikTok的“克隆版本”。
Facebook又走上了“复制、收购、杀死”竞争对手的老路,但鉴于TikTok 的受欢迎程度和迅速膨胀的体量,相较于收购,扎克伯克选择了一种迎合当下“政治正确” 的低成本方式。
行情信息